新闻是有分量的

2014年工业自动化行业十大最具影响力新闻事件(

2019-04-07 12:07栏目:电商
TAG:

  2014年即将结束,在将要迈进2015年的前一刻,我们回顾过去,对这一年里工业自动化行业发生的大大小小的热点事件进行了一番整理,根据事件的热度以及影响力,我们筛选出其中最典型的十大热点事件,此前我们已经介绍了上半部分,下面来看看剩下的五大新闻事件有哪些。

  六、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合并

  2014年10月27日,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及南车旗下上市公司时代新材均发布公告称,因有重要事项未公告,公司股票停牌。市场普遍认为此次停牌或与上层要求两家公司合并重组有关。

  早在今年9月,就有消息称国资委正在力推中国南北车重新整合为一家公司,以便中国的高铁技术更好地出口到海外。消息人士还透露,合并一事由国务院主导,但目前还在初步阶段,双方尚未接触和谈判。并且,南北车合并筹备小组于今年9月底成立,整合方案由中金公司具体操刀。而合并筹备领导小组组长为中国北车集团总经理、中国北车股份公司董事长崔殿国,副组长为中国南车集团总经理、中国南车股份公司董事长郑昌泓。

  12月初,据媒体报道称中国南、北车合并方案第一稿已完成,并上报决策层。由于截至10月27日停牌之前,中国南车总市值800亿元,中国北车总市值790亿元。一般而言,会考虑用市值较高的吸并市值较低的。因此、传出第一稿初步方案的思路是,由中国南车增发股份吸收合并中国北车全体股东所持的股份,并按照商定的换股比例转换为中国南车股份;换股吸收合并完成后,中国北车的资产、负债、业务和人员全部进入中国南车;中国北车作退市处理,合并完成后的公司暂定名称为中国轨道交通车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谈及南北车整合的真正原因,接近整合的知情人士表示,南北车互相压价竞争或是一个导火索,但绝非主要原因。有关方面更多的是希望通过此次整合,进一步提升我国轨道交通装备行业的整体竞争力,并希望高速动车组这样的高端制造产生辐射效应,带动我国电子、电气、材料、机械核心技术水平的整体提升。

  点评:在我国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的转型的思路下,高铁作为高端装备制造的领头羊,南北车的整合可以避免竞争过程的相互压价,有利于在国际上形成合力。但与此同时,双雄时代的结束将造就一个独霸、垄断的时代。南北车无论谁是最后的独霸,下游的客户都会深感不安。

  七、西门子与通用电气竞购阿尔斯通

  2014年5月27日,西门子宣布,正式向阿尔斯通电力设备业务发出收购请求,最迟将于6月16日发出收购要约。而就在4天前,GE才宣布169亿美元收购阿尔斯通能源业务的最终期限延长至6月23日,旨在争取更多时间说服法政府。

  6月16日,西门子公司发表声明称,西门子将与日本三菱重工业公司联合提交一份价值70亿欧元的收购方案,竞争收购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声明说,西门子计划全盘接手阿尔斯通燃气涡轮机业务,包括与该业务相关的服务合同,为此西门子将支付39亿欧元现款。此外,三菱打算参与40%的阿尔斯通蒸汽涡轮机业务、20%的网络技术业务和20%的水力业务,并希望以股东身份最高持有阿尔斯通10%的股份,为此三菱将支付31亿欧元。

  6月21日消息,法国工程集团阿尔斯通董事会在周六表示,已正式接受通用电气对其电力设备的修改版收购要约。阿尔斯通董事会接受了美国通用电气周五提出的收购要约,后者修改了以170亿美元收购阿尔斯通全部能源业务的初始提议,使得修改后的要约对不愿让这一行业翘楚落入美国手中的法国政府而言更具吸引力。

  根据通用电气修改后的要约,阿尔斯通将向通用电气出售其燃气涡轮发电机业务,这是其电力设备部门中最大一部分业务。此外,阿尔斯通还将与通用电气各出资50%成立数家合资公司,经营蒸汽及原子能涡轮发电机、可再生能源和电网设备这三项业务。而根据修改后要约的估价,阿尔斯通在主营这三项业务的合资公司中拥有的股份为35亿美元,这意味着通用电气对该项收购交易的净现金成本将为100亿美元。这是通用电气有史以来最大的行业收购案。通用电气也同意将铁路信号传输业务以8.2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阿尔斯通,这也进一步抵消了收购交易的成本。

  同时,法国政府在周五意外宣布,将收购阿尔斯通20%的股份,从而成为阿尔斯通的最大股东,并成为通用电气在将要成立的三家合资公司中的主要合作伙伴。法国政府将向阿尔斯通目前的最大股东、法国布依格集团收购阿尔斯通20%的股份,这也是其目前持有的阿尔斯通股份中的绝大部分。至此,长达2个多月的阿尔斯通收购案正式结束。

  点评:法国阿尔斯通是全球重要的发电输电设备、火车和铁路基础设施公司,也是法国高铁的制造商。西门子与通用电气竞购阿尔斯通一案,除了商业上的竞争之外,还有各国实力之间的较量,尤其是同处于欧洲中心的德法两国,在该案中,法国国内的德法平衡派思想是导致西门子竞购失败的一大诱因之一。

  八、俄罗斯黑客入侵工业控制系统,攻击上千家能源公司

  往日的网络犯罪通常仅注重在PC机上传播恶意代码,并且以PC使用者为目标,不管他们是屌丝还是高富帅。而今,能源部门的各种机构已经变成网络犯罪感兴趣的目标了。2014年7月中下旬,安全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类似震网的恶意代码:Havex,它也是被编码用作感染SCADA系统的工业控制系统,这种恶意代码可能通过使用一个按键就能够使水电大坝停运、核电站过载,甚至关闭一个国家的电网。

  某安全公司称,近来,一个称为EnergeticBear的俄罗斯黑客组织使用一种复杂的网络武器,已经使1000多家欧洲和北美能源公司受损,与震网相似,这种网络武器可以使黑客们访问到能源部门的控制系统。该黑客组织也被称为蜻蜓,一个至少自2011年起便开始活跃的东欧黑客团体,并且自从2013年就一直使用钓鱼网站和木马对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能源供应商组织实施攻击。

  赛门铁克指出,逾半数入侵现象在美国与西班牙发现。但塞尔维亚、希腊、罗马尼亚、波兰、土耳其、德国、意大利和法国也被列为目标。赛门铁克说:这个蜻蜓团体资源很丰富,有许多恶意软件可供其使用,能够从许多不同的方位发动攻击。这些病毒不仅让攻击者在目标组织的网络建立桥头堡,也赋予他们进行破坏的工具。

  报告描述了黑客偷偷恶意软件进入电脑在电厂,电网运营商,天然气管道公司和工业设备制造商。大多数的目标是在美国和西班牙。其余的都在欧洲。恶意软件被用来窃取文件,用户名和密码。好的情况下:黑客要有价值的信息和敏感信息。坏的情况下:他们获得了控制能力甚至破坏国家的能源供应。这些攻击背后的动机似乎是商业情报。考虑到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重要性,这是一个很自然的结论。

  研究人员认为,这些黑客得到了俄罗斯政府的支持,因为他们看上去掌握着一定资源、颇为老练,而且袭击均发生在莫斯科的工作时间。该组织采用的攻击手段包括:钓鱼攻击,路过式下载(入侵目标经常访问的网站,植入恶意程序)。

  点评:由于广泛应用于冶金、电力、石油石化、核能等工业生产领域,以及航空、铁路、公路、地铁等公共服务领域,工业控制系统堪称是国家关键生产设施和基础设施运行的神经中枢。一旦神经中枢出现问题,整个国家经济将受到严重破坏深圳瘫痪。

  九、富士康巴西工厂大罢工

  9月1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富士康在巴西最大的工厂有3700多名员工正在罢工,目的是为了争取增加薪资和改善工作条件。自9月11日起,这些工人便开始罢工行动,直接影响了iPhone6和iPhone6Plus新机的出货。

  据报道称,这些工人希望公司给出一个新的薪资和工作方案。自2012年起,他们的工资就一直没有改善。尽管该公司已经提出在两周内给出了一份调整计划和补救措施,但工厂工人拒绝了这份提议。

  除去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的工厂外,这家位于巴西的工厂是唯一向苹果代工iPhone和iPad的工厂。工会负责人埃万德罗?桑托斯(EvandroSantos)表示:(富士康)需要向员工提供一个说明,使这些员工在一开始工作时,就清楚知道未来的职业发展规划。

  此次并非该工厂出现的第一次罢工。在2013年2月,该工厂工人也曾举行大规模罢工,理由同样是要求工厂在规定期限内提高员工待遇等一系列问题。

  工会负责人称:当前这里工人罢工导致生产停顿。我们希望员工工作被认可,受到尊重。我们当然不希望眼前的事情再次发生。

  2012年,台湾鸿在巴西圣保罗郊区的雷亚尔兴建总面积达100万平方米的产业园,投资总额达10亿元巴西币。该工业园将设立5个生产工厂,分别生产Cable、数码相机、触控面板、LED、印刷电路板及其他电子零件,最后还会为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其他电子产品提供成品组装流水线。富士康预计,本次投资将给当地直接创造1万个就业机会。

  在不到两年时间内,富士康巴西工厂以同样理由进行的第二次工人罢工。2013年2月,富士康巴西工厂工人曾举行大规模罢工,要求工厂在规定期限内提高员工待遇等一系列问题。

  富士康的新工厂面临着挑战。工人们因为各种原因举行抗议,从过度拥挤的交通,过长的工时,食堂饭菜难吃,到缺乏员工职业规划。

  另外,今年7月富士康巴西一辆满载货物的货车日前从厂区去往机场途中遭遇12名武装带歹徒劫车抢劫,初估富士康损失逾2700万台币(约550万人民币)。

  点评:罢工折射出的是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难题,互联网时代造就经济的发展,也造就了新一代工人的个性,在新形势下,传统的管理方法已经难以适应,用机器代替人工,降低人员需求,减少简单重复的工作,用脑力代替体力才是大趋势。

  十、浙江机器换人引发劳资纠纷

  2014年被认为是中国机器人产业元年,在国内机器人产业蓬勃发展的同时,机器取代工人也在不断进行。虽然机器换人在一定程度上能降低人力成本,但处理不当时也容易引发矛盾。6月中旬,浙江天台县便发生了一起由于机器换人而引发的劳资纠纷。

  该事情缘起于企业引进一套高科技设备,想要裁减50多名职工。建厂4年多来,信威公司规模不断扩大,一直在不断招工补员。为谋求更大的发展,去年12月,企业管理层决定引进先进设备和工艺,提升生产效率,提高产品质量。然而,一个问题凸显出来:引进先进设备和工艺后,许多人工活儿将由机器代替,意味着将产生一批剩余劳动力。对此,企业管理层的意见是裁员。选择在这个时间节点的理由之一是,一些职工的劳动合同将于2014年1月30日到期。按照企业管理层的预想,此次将一次性裁减50多名职工,接近职工总数的三分之一。

  这么大幅度的裁员,在当地企业极为少见。尽管当地工会做了一些前期工作,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当时正值春节前后,部分被列入裁减名单中的职工情绪激动,车间里酝酿着一股不安的气氛。我在公司好几年了,平时工作也很用心,凭什么说裁就裁?一线职工姜某跟其他即将下岗的职工一样,接受不了丢饭碗的事实。1月底,少数对裁员抱有抵制情绪的职工采取了不合作态度,影响到企业的正常生产。

  企业管理层着急了。这时,企业工会指导员张锋介入,并根据职工的意见,提出了分步解决的方案。根据张锋的意见,企业方先期为8名临近退休年龄的职工,联系社保中心提前办理了退休手续。职工不愿离职,是怕找不到新工作。过年后肯定有很多企业招工,信威公司可以联系其他公司,帮助职工找到新岗位。信威公司认同了张锋了解到的情况,在征询职工意愿后,为20名被裁减职工在当地最大的一家企业里找到新岗位。

  这些职工的出路解决了,余下的职工怎么办?职工们意见不一,表现出对企业的不信任,他们的真实诉求反倒被掩盖。张锋决定走法律维权之路。在多次征求职工意见后,工作小组理清了思路,梳理出社保、最低工资保障、工龄、年休假、养老保险、高温补贴等7个共性要求。带着这些要求,工作小组依法与企业方协商。企业方也明白了自己应尽的责任,最终向被裁减职工足额支付各类补偿金50多万元。

  点评:机器换人带来的高效生产、次品率降低、人工费用减少等优势使得制造企业在市场上更具竞争力,但同时也存在诸多问题,一是换掉什么人,二是换掉的人去哪里,这些问题一旦没有解决好便容易引发矛盾纠纷。